葛村命运考验文物保护意识

 

  这座位于镇江新区丁岗镇、人口仅500多户的小村落,距今已有550多年,因历史悠久而被认为是“江苏为数不多的古村落”;因古韵犹存,至今尚留有诸如解氏宗祠、更鼓楼、大帝庙及10多栋40多处近400间的明清古名宅,被誉为“镇江最美古村落”。多年来,其命运却令世人一再关注。

  2011年,葛村曾遭遇到一场“百日拆迁”的险境,幸好当地百姓的抗议得到众多媒体的支持,使得那次“几十处古建筑在设计图上根本杳无踪迹”的规划流产。是年10月,江苏省文物局即向镇江市政府发出《关于请加强镇江新区古民宅保护工作的意见》,明确说明:“葛村是古民居较为集中的村落,应予整体保护,保持其历史风貌和空间尺度”。时隔两年,大红的拆迁横幅又重现在葛村:“政府修桥铺路拆旧房,百姓张灯结彩迁新居”。丁岗镇党委书记徐仁兰业已予以证实:“葛村不是又要拆了,而是其拆迁早已进入了准备期”。据说,葛村将只留存1/6的面积,其余均将用于建造工业和孵化中心及高楼。近期《瞭望新闻周刊》以《“最美古村落”的生死纠葛》为题,对此事作了详细报道,读之,委实令人心寒不已!

  倘若经过一番“改造”的葛村仅留存1/6的面积,那么,这个“最美古村落”将大大地萎缩了、矮化了;一旦丧失大批古建筑、古民宅,那么,在中国的版图上又将划去一个犹如“历史化石”的古村落。我纳闷:江苏之广、镇江之大,竟为“开发”而容不下一个“最美古村落”何况江苏本身就罕存古村落。

  传统村落堪称中国农村的根脉,那种摧古拉朽式的拆除(尽管有各种冠冕堂皇的“理由”)都是在无情地斩断农村社会的文脉,万万行不得吆!中国民间文艺家协会主席冯骥才早在2005年就指出:“古村落是中华民族最大的文化遗产,其价值不比万里长城低。”在他的倡议下,我国住建部、文化部、文物局、财政部联合启动了中国传统村落的调查与认定,并颁布了第一批646个中国传统村落名单,将之列入国家重点项目。任何古村落不仅能给人们带来惊奇的感觉,更在于它能让人们了解更多的有关创造它的民族和文化。恰如文物保护专家阮仪三所说:“一个古村落的消失,便是一个历史细节的泯灭”。

  在对当地某些官员为“政绩工程”而大兴拆除文物愤懑不已的同时,我对当地村民自觉保护文物的精神肃然起敬。当拆迁横幅再度拉起时,葛村村民们自发成立了由186名村民组成的“文物保护委员会”,由70岁的解五生担任会长。这个民间组织做了很多工作,如:在老宅上、古天竺和古腊梅旁标注名称和说明,挂上“文物保护”的标志;整理古村落的历史素材;集资修缮宗祠、民居;向省市有关部门提出保护文物的建议;等。两拨拆迁风波,这一民间组织都发挥了强有力的抗衡作用。葛村命运到底会如何?我认为,它确乎考验不同层级的政府部门的文物保护意识。

  其实,这种考验也不独江苏镇江。据中国民间文艺家协会不完全统计并在2012年公布的数字显示:我国230万个村庄中,目前依旧保存与自然相融合的村落规划、代表性民居、经典建筑、民俗和非物质文化遗产的古村落,已由2005年的约5000个锐减至两三千个7年间竟然抹去了一半!现代化建设固然是当代人的一种执著追求,但我们的现代化也应该留下古村落这样一部记载乡土中国的厚重书本。这,乃是一种起码的文物保护意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