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贤成拒为违规担保买单 原实际控制人出逃未归

 

  据报道,*ST贤成身陷约100起金额巨大的诉讼中,有代理律师透露,在广州将审理公司近30起同类型案件。知情人士透露,因违规关联担保将*ST贤成拖下水的两位始作俑者是原董事长臧静涛和原实际控制人黄贤优,前者因涉嫌犯罪已被某公安部门缉拿,后者躲在了中国香港。

  编者按:上市公司提供担保,这个看似充分利用金融杠杠的行为,逐渐成为上市公司变成“黑天鹅”的导火索。据不完全统计,从今年年初至今,涉及股权冻结的34家上市公司中,有10家公司是因所担保的公司发生问题,最终被拉进“浑水”。对于上市公司来说,为了广大中小投资者的利益,“担保”还是越谨慎越好。

  公司代理律师认为,*ST贤成当时做的担保没有经过股东大会同意,属于违规担保

  近日,*ST贤成因违规担保而牵涉的借贷纠纷案相继在法院开庭。由于违规担保相关责任人已经逃跑或被抓,使得公司不得不为巨额的违约担保“买单”。

  据报道,*ST贤成身陷约100起金额巨大的诉讼中,有代理律师透露,在广州将审理公司近30起同类型案件。知情人士透露,因违规关联担保将*ST贤成拖下水的两位始作俑者是原董事长臧静涛和原实际控制人黄贤优,前者因涉嫌犯罪已被某公安部门缉拿,后者躲在了中国香港。

  回顾2008年黄贤优将华阳煤业公司51.22%股权和盘县森林矿业公司41.5%股权注入*ST贤成以来,记者发现,*ST贤成首次披露违规担保事件便是在2012年10月份。

  公告显示,2012年5月份,公司间接控股股东贤成集团及控股股东西宁国新内部发生了高管人员利用西宁国新为公司控股股东以及其所持有的公司股权进行非法融资的涉嫌犯罪事件,并由此将公司及下属子公司牵连其中。

  *ST贤成表示,在公司毫不知情的情况下,高管人员签署了多次借款、担保合同,后由于相关借款未能按合同规定予以偿还,导致多起债权人提起诉讼,且有一些关联公司或公司下属子公司。*ST贤成披露了四项担保事项,涉及金额合计约1亿元。

  虽然公司当时表示要“从司法公正角度提出公司的合理诉求,辨明事实真相,为公司洗脱本不该公司承担的责任”和“针对涉及上市公司及下属子公司的所有案件中的借款、担保及关联的所有协议等合同文本,先进行公章、法人或其代理人签名等的真实性进行自我核查,对无法核查其真实性或无法准确判断的在该案件开庭或即将开庭的第一时间向相关法院提出公章司法鉴定申请”等措施和解决方案,但是,从2013年的年报来看,*ST贤成的违规担保事件并未得到解决反而更加严重。

  年报显示,截至2013年年末,*ST贤成担保金额合计高达98.4亿元。对此,*ST贤成称,公司存在大量为原实际控制人黄贤优、控股股东、间接控股股东违规担保事项。以上担保金额,均为公司进入重整程序后,涉及公司提供担保的债权人向公司管理人进行债权申报的金额。

  虽然*ST贤成想以不知情为由推脱因违约担保连带的巨额欠款,但从公司目前的庭审结果来看,这一想法并没有被法院认可。

  报道显示,因借款、担保合同纠纷,广州靖永起诉贤成集团,由*ST贤成、黄贤优、钟文波、西宁国新承担连带清偿责任,诉讼标的金额2719万元。2013年9月份,广东省从化市人民法院做出判决,由*ST贤成对贤成集团不能清偿部分的50%承担连带赔偿责任。对于该判决,*ST贤成不服并向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提出上诉。

  根据规定,上市公司及其控股子公司对外担保总额超过最近一期经审计净资产50%以后提供的担保、为资产负债率超过70%的担保对象提供的担保、对股东与实际控制人及其关联方提供的担保等均需要股东大会审批。

  因此,*ST贤成的代理律师认为,*ST贤成当时做的担保没有经过股东大会同意,属于违规担保,是无效的,因此不应该承担这么多的连带责任担保,应该找主债务人和其他担保人。

  另有律师表示,在担保合同中,上市公司需要盖章、法人需要签字,这种事情上市公司及其管理层不能免责。这类案件应该会维持原判。

  对于上市公司违规担保事件,有律师表示,这种违规担保事件多出现在上市公司董事长私自签字的情况下,这种签字是具有法律效力的。这也体现出上市公司管理不规范。

  今年4月份,*ST贤成独立董事对公司或有对外担保情况发表独立意见。公司董事会及管理层应以积极的态度面对上述或有担保事项所引发的诉讼,并采取包括履行公检法程序在内的进一步措施追究相关责任人的一切责任及追偿各项损失,以免除不应由公司承担的一切责任和损失、保护公司及广大股东的合法权益。

  目前,正在筹划重组事项的*ST贤成虽然因债权人纷纷诉诸法律而被判承担连带赔偿责任,但是*ST贤成对判决结果不服,屡屡提起上诉。从现今的情况来看,*ST贤成牵涉的相关诉讼还要持续一段时间。